当前位置:阳佳酒业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中秋佳节,贾府是如何度过的?有多隆重
红楼梦中中秋佳节,贾府是如何度过的?有多隆重
2022-08-11

红楼梦中贾府是百年望族,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答。

《红楼梦》的中秋节是第一个出场的节日。第一回甄士隐家过中秋,资助了贾雨村进京赶考,却不想转回头,甄家的灾难接踵而至。这也为中秋节蒙上了一层阴影。曹雪芹无疑将中秋节设定为团圆过后灾难的开启。

本文不提中秋节的背后隐喻,倒是要讲一下贾府众人过中秋。豪门的中秋节,自然是有酒有诗有月饼有西瓜。团圆赏月是主题。

别看现在觉得都很普通,但对古人却要精心准备,尤其是赏月,更是极为隆重,远不是现代人看几眼月亮就过节的氛围。

月饼起源于宋代,最初是古人中秋祭月的祭品,呈菱花状,沿袭下来成为现如今的月饼。

西瓜是古人中秋必吃的水果。既是祭月的祭品,也是餐桌的水果。古人会将之错刀切成荷花瓣状供取食,所以中秋宴又叫“瓜饼酒”。是借西瓜的团圆、多子多福之意。

书中几次提到了西瓜,可见古人的中秋节,西瓜必不可少。当然,赏月还是重头戏,贾母更是早两天就在筹划如何一家人团圆赏月。

宁国府因为是孝期,贾敬去世两年还不到三年,只好提前一天团圆意思一下。所以八月十四那天,贾珍就带着妻妾置办酒席饮酒赏月,这是沿袭到现如今的古礼。

中秋宴的重头戏因是晚上,所以程序是先饭后酒。古人吃饭是吃饭,饮酒是饮酒,两回事并不混淆。

酒宴上的项目基本就是一家人说笑取乐,行酒令听音乐,有唱曲、说书等项目。还有人家有戏的也会演艺起来。

彼时国丧家孝期间不合适就一切从简。趁着月色让贾珍的侍妾佩凤吹箫,文花唱曲,喉清嗓嫩,书中说“真令人魄醉魂飞”。

宁国府的小家庭取乐,加之贾珍、贾蓉父子无所不为,更显得欢乐无限。不想乐极生悲,祠堂处突然传出来“悲音”,有叹息之声,令宁国府的欢乐戛然而止,吓得不敢再闹腾。

这是贾家百年富贵终结的象征。盛极而衰是必然,到末日来临终究让人不免“一声叹息”,祖宗也许早在百十年前已经预见了这一天的到来。

八月十五当晚,贾珍尤氏等吃过饭就去荣国府陪贾母过节,两家虽然同祖,到贾蓉已经是第五代。但彼时还是一家人。重要节日一起过,日常也要定省走动。

(第七十五回)贾珍夫妻至晚饭后方过荣府来。只见贾赦贾政都在贾母房内坐着说闲话,与贾母取笑。贾琏,宝玉,贾环,贾兰皆在地下侍立。贾珍来了,都一一见过。说了两句话后,贾母命坐,贾珍方在近门小杌子上告了坐,警身侧坐。

贾家的礼仪最值得说。贾母跟前,贾赦、贾政两个儿子有座位,孙子们一概没有,全都在地下“侍立”。贾珍进来后也没位置。但贾母“命坐”,才会有人搬过来一个“小杌子”,也就是小板凳放在近门处。

贾珍有座位,源于他还是贾家族长,宁国府当家人。但辈分毕竟是孙子,所以远远地坐下并不敢大马金刀,要“警身侧坐”,也就是端正姿态,侧身不与长辈正对面,自然屁股也不能坐实,只搭到小板凳的一半左右。严格来说很难受,不如不坐。

(第七十五回)当下园之正门俱已大开,吊着羊角大灯。嘉荫堂前月台上,焚着斗香,秉着风烛,陈献着瓜饼及各色果品。邢夫人等一干女客皆在里面久候。真是月明灯彩,人气香烟,晶艳氤氲,不可形状。地下铺着拜毯锦褥。贾母盥手上香拜毕,于是大家皆拜过。贾母便说:“赏月在山上最好。”因命在那山脊上的大厅上去。

赏月之前需要祭月。荣国府在嘉荫堂前设置香案供桌祭拜月亮,是中秋节最隆重的项目。嘉荫堂是祖宗福荫子孙的意思。可惜,彼时的贾家祖宗已经爱护不得了。

贾母带着儿孙虔诚祭拜月亮,西瓜和月饼都曾是祭品。同样是男外女内的的阵势。贾赦、贾政互相见不到王夫人和邢夫人。更不用说尤氏、李纨、凤姐、许氏等晚辈。这都是礼节。断没有一家人拥在一起的情况。

(第七十五回)从下逶迤而上,不过百余步,至山之峰脊上,便是这座敞厅。因在山之高脊,故名曰凸碧山庄。于厅前平台上列下桌椅,又用一架大围屏隔作两间。凡桌椅形式皆是圆的,特取团圆之意。上面居中贾母坐下,左垂首贾赦、贾珍、贾琏、贾蓉,右垂首贾政、宝玉、贾环、贾兰,团团围坐。只坐了半壁……于是令人向围屏后邢夫人等席上将迎春,探春,惜春三个请出来。贾琏宝玉等一齐出坐,先尽他姊妹坐了,然后在下方依次坐定。

赏月要登高,凸碧山庄有凸碧堂,建在山脊之上。贾母带人上来,中秋夜宴才正式开始。

而贾府的中秋节体现的都是各种规矩。只有男人们才能和长辈坐一起。女人们要躲在围屏后面一桌。长辈允许的话,三春姐妹才能出来和父亲兄弟们同坐。彼时兄弟们要都站起来,腾出地方先让姊妹们挨着长辈坐下,他们再依次坐下。看似很繁琐,其实这才是“礼”!

荣国府登高赏月,酒宴节目和宁国府相似,同样都是饮酒,说笑行乐,行酒令,听音乐,贾母让打十番的吹笛来听,晚辈们作诗词博得长辈欢心,长辈们各有赏赐,一家人其乐融融,是中秋节的真正意义。

可惜,贾宝玉等三人的三首中秋诗缺失,也是让人遗憾。好在林黛玉和史湘云还有联诗,到底不寂寞。只是又是另一个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