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阳佳酒业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宝玉去栊翠庵喝茶时还拉黛玉和宝钗,是为何?
红楼梦中宝玉去栊翠庵喝茶时还拉黛玉和宝钗,是为何?
2022-09-06

贾宝玉,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中的男主角。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详细介绍。

红楼梦中,妙玉是个带发修行的尼姑,与贾府既无血缘关系,又无姻亲关系,因为贾元春回家省亲才有机会入住大观园,与宝玉认识。妙玉才貌出众,举止飘逸、性情怪癖,一般人难入她的法眼,宝玉成了例外。

妙玉请宝玉喝茶,为何拉黛玉和宝钗作陪?李纨给出了答案。

一、身在佛门,难了尘缘。

那妙玉便把宝钗和黛玉的衣襟一拉,二人随她出去,宝玉悄悄的随后跟了来。只见妙玉让她二人在耳房内,宝钗坐在榻上,黛玉便坐在妙玉的蒲团上。妙玉自向风炉上扇滚了水,另泡了一壶茶来。宝玉便走了进来笑道:“偏你们吃体己茶。”二人都笑道:“你又赶来了来肴骗茶吃。这里并没你的。”

妙玉正色道:“你这遭吃的茶是托她两个福,独你来了我是不给你吃的。”宝玉笑道:“我深知道的,我也不领你的情,只谢他二人便是了。”妙玉听了方才说:“这话明白。”

每次读这一段的时候,觉得妙玉的行为很奇怪,她明明请的人是宝玉,却偏偏拉了黛玉和宝钗作陪,而且故意说独宝玉来是不给他喝茶的。

其实,这只是作者的障眼法。妙玉进入佛门本不是她自愿,带发修行也是出于无奈。她虽身在栊翠庵修行,却难抵御红尘热闹的诱惑,更是难了尘缘。正当青春妙龄的妙玉,在大观园的花前月下,很难静下来修行,尤其是对她接触到的大观园内唯一的男性贾宝玉暗生情愫,妙玉的行为也是合乎人情的,何况她对宝玉的感情只是朦胧的精神欣赏,并不是所谓的人间痴爱。

从上文妙玉请黛钗喝体己茶可以看出,妙玉真心要请的人是宝玉,却偏偏拉黛玉和宝钗作陪,原因很简单,妙玉视宝玉为知己,对宝玉很欣赏。妙玉的身份不允许她单独请宝玉喝体己茶,她深知请了黛玉和宝钗来,宝玉必定会跟来,结果如她预想的那样宝玉果然跟来了。

这个时候妙玉又做了一件不合规矩的事情,那就是给宝玉用她自己喝茶的杯子。如果妙玉的这个行为放在今天不算是事,但放在过去就不同了。古代讲究男女授受不亲,如果一对陌生的男女同用一个茶杯喝茶,会有关系暧昧的嫌弃,更是间接亲吻。再加上妙玉是个非常洁癖的女子,连刘姥姥喝过的成窑杯都嫌脏,要扔掉,何况是与宝玉同用一个茶杯喝茶,更是让人难以理解。

其实,妙玉的这个小心思没有逃过两个人的眼睛,一个是黛玉,另一个是李纨。黛玉之所以不介意妙玉的行为,是因为她认为妙玉出家人的身份不会真的爱上宝玉,即便是喜欢也不可能冲破庙门嫁给宝玉,再加上妙玉与黛玉不仅是老乡,更是同命相连的孤儿,还有说法妙玉是黛玉的替身,因此黛玉不仅不介意,还与妙玉成了闺蜜。

李纨就不同了,她是寡妇的身份,对这种小女孩的心思一眼都看透了。只是她不是个多事的人,再加上她平时不喜欢妙玉的为人,只是在第五十回中,借惩罚宝玉到栊翠庵讨梅来点出这一点。

李纨笑道:“也没有社社担待你的。又说韵险了,又整误了,又不会联句了,今日必罚你。我才看见栊翠庵的红梅有趣,我要折一枝来插瓶。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他。如今罚你去取一枝来。”

从中不难看出,李纨的处罚很有意思,只是罚宝玉到栊翠庵讨梅,却借此点出了她早已看破了妙玉内心的秘密。在李纨看来,只有宝玉去栊翠庵讨梅,才不会空手而归。黛玉更是冰雪聪明,她深知妙玉性情怪癖,只有宝玉一个人去才能讨来梅花,有人跟着反而不好了。

事实证明,黛玉的想法是对的,宝玉回来不仅带来一支大梅花,妙玉还托他给每位送一支。足见,有洁癖的妙玉,用自己的茶杯招待宝玉喝茶,这份情意很特殊,与款待钗黛不同,李纨以她细腻敏感的眼睛早已看透了妙玉的秘密。

其实,妙玉对宝玉朦胧的感情和欣赏,也是她请宝玉喝体己茶的原因,让黛玉和宝钗作陪,更是一种障眼法。但如果就此认为妙玉暗恋宝玉,不顾她出家人的身份对宝玉痴情,就有些解读得过了。妙玉对宝玉的感情,最多处于朦胧的阶段,而且还是那种欣赏的喜欢,谈不上爱情。

二、宝玉生日,妙玉下拜帖祝贺。

宝玉听了,恍如听了焦雷一般,喜得笑道:“怪道姐姐举止言谈,超然如野鹤闲云,原来有本而来。正因她的一件事我为难,要请教别人去。如今遇见姐姐,真是天缘巧合,求姐姐指教。”说着,便将拜帖取与岫烟看。岫烟笑道:“她这脾气竟不能改,竟是生成这等放诞诡僻了。从来没见拜帖上下别号的,这可是俗语说的‘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成个什么道理!”宝玉听说,忙笑道:“姐姐不知道,她原不在这些人中算,她原是世人意外之人。因为我是个些微有知识的,方给我这帖子。我因不知回什么字样才好,竟没了主意,正要去问林妹妹,可巧遇见了姐姐。”

从这段文字中,可以看出,红楼梦中最了解妙玉的人不是黛玉,也不是宝玉,而是邢岫烟。妙玉与邢岫烟有师徒之谊,更是做过十年的邻居,邢岫烟对妙玉非常了解。

当然,邢岫烟对妙玉的评价也是十分中肯的。按照邢岫烟的说法,妙玉出家不是她的本意,被迫离开家乡,也不是她的本意,总之神秘的出身和独特的经历,让妙玉养成了孤傲怪癖的性格。

妙玉入住栊翠庵的时候只有十八岁,但却心如死灰,因为在她的身上有两层枷锁,一层是来自那个社会礼教的枷锁,另一层是来自佛门的枷锁。双重枷锁压得妙玉喘不过气来,更不要说精心修行的快乐。

栊翠庵内,妙玉的内心是孤独的,也是沉重的。以她的年纪,她应该像黛玉和宝钗那样住在大观园里享受青春带来的快乐,但她的神秘出身和带发修行的身份,不允许她这样做。栊翠庵的门关上的不只是外面的世界,更有妙玉十八岁的青春和快乐。

直到在大观园里遇见宝玉,妙玉才知道原来世界上真有这样奇怪的人物,宝玉的放荡不羁,宝玉的才华横溢,都让妙玉生出一种知己的感觉。妙玉甚至认为宝玉是懂她的,因此才在宝玉生日的时候给他下拜帖祝贺。

实际上,宝玉对妙玉的感情只是单纯地欣赏和敬重,并没有掺杂儿女的私情。宝玉的心里只爱黛玉一人,对妙玉也仅仅是欣赏和好奇而已。

正因为如此,妙玉不可能在贾府抄家后,为救宝玉牺牲自己,任由忠顺王爷欺负。妙玉的结局虽是“无暇白玉遭泥陷”,却不一定是因为救宝玉,或许与她神秘的身世和价值不菲的古董有关。

总之,作者写妙玉请宝玉喝体己茶、宝玉乞红梅和妙玉下生日拜帖的情节,不是为了表现妙玉对宝玉的痴情和深爱,也不是为后四十回中贾府抄家后妙玉救宝玉埋伏笔,而是通过这些细节,写出了妙玉在栊翠庵修行时内心情感因宝玉而泛起的涟漪,只是这片涟漪与爱无关,仅仅是欣赏和朦胧的好感而已。